當前位置:  設計中國    ⁄    人物訪談    ⁄ 劉榮祿:空間哲學,不止于此

劉榮祿:空間哲學,不止于此

作者:admin | 來源:互聯網 | 發布時間: 2018年10月27日 | 瀏覽(
作為一名資深的設計師,劉榮祿提供的可思索空間已經不止于形式與空間本身。

  作為一名資深的設計師,劉榮祿提供的可思索空間已經不止于形式與空間本身。近幾年,劉榮祿在臺灣與大陸之間往來的次數愈發多了起來。

  隨著超美學事業體的創辦,旗下杭州甲鼎空間設計、杭州京典藝術陳設等分工作室的設立,他逐漸將自己的工作重心轉移到大陸。在設計上添磚加瓦、不斷創造佳作的同時,劉榮祿也沒有落下自己科班藝術家的身份,依舊活躍于藝術界。

  此外,他還有一個新身份,作為 2018 臺灣設計周總執行長,以期通過自己的努力, 不斷促進兩岸藝術設計的融合與發展。

  作為一名資深的設計師,劉榮祿提供的可思索空間已經不止于形式與空間本身。10月的一天,網易設計記者采訪到這位「空間敘事詩人」,聽其談談藝術與設計背后的思考。

  是藝術家,還是設計師?

  業內都喜稱劉榮祿為“跨界藝術家”or“跨界設計師”,這也是他頻繁被提問的一個問題關鍵。藝術與設計一個是形而上一個是形而下,二者究竟是同宗同源,還是迥然不同?在劉榮祿的職業生涯里,則沒有明顯區別,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北投接待大廳-深翠·輕奢

  記者:您有多年的美學背景,這樣的經歷對于您的設計是否會產生影響?在您的作品中,設計與藝術之間有著怎樣的關系?

  劉榮祿:大學時我主修油畫,在實踐中不限定任何形式,最終呈現出的作品涵蓋了平面繪畫、多媒體影視、空間裝置等多個維度,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設計慢慢與空間發生了關系,隨后開始著迷于建筑與空間。

  我漸漸發現,設計其實也是藝術的一種表達形式,在這其中,藝術的機能可能會有所弱化,但是也將服務于你自己的表達。設計較多是偏于技法,而藝術則更多是哲學的養成。

  一個好的設計師除了應具備基本功之外,更應該在設計被限制后,激發出無限的創造力。在我的設計中,不論是藝術或是美學,都能落實在作品里,人都喜歡美的事物,不僅因為其表象,更因為它表達的是一種深度和涵養。設計師也正是憑借藉此才勾勒出空間想表達出來的氛圍。

  北投接待大廳-深翠·輕奢

  記者:您的設計語錄是“時尚東方·先鋒藝術”,兩者都有較為明顯的趨勢流行意味,您對藝術或設計是否需要追逐流行的看法是?

  劉榮祿:對于我來說,我最想要做就是‘我就是趨勢’。在這個社會里面可能無法 不被影響,但我希望我能夠做到是思想自主的,保持獨立個人思維的設計思想,然后將那樣的思維思想表達出來,去影響別人,那就是趨勢。

  北投接待大廳-深翠·輕奢

  記者:那您在做事情的時候,在空間的功能屬性中如何去把握藝術的表現力?

  劉榮祿:在做空間的時候,我們都無可避免地要去處理符合空間機能的問題。那我們常常會花很多時間將機能、動線,達到業主需求的一個狀態。可是在做完這些之后,設計師的價值是什么?我認為一個好的設計師,他的價值是在那之上的。所以我不但要能夠滿足機能性之類的需求,還要它具有美感或者具有意義。當它具有意義,空間到達一種哲學層次的時候,它就需要設計師把藝術帶進去。很多人以為藝術就是很表象的丟了幾幅畫放在那邊。在空間中藝術其實不是這樣的。設計師賦予空間意義的時候,空間達到一個高度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把藝術放進去了。

  北投接待大廳-深翠·輕奢

  形式之下,亦是哲學

  2018 年,劉榮祿的設計作品「云水間頂層會所」亮相,在行業內一石激起千層浪。廣受追捧的,除了是精湛的設計手法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便是作品背后不露聲色的當代生活語境下的價值共鳴。

  在劉榮祿的認識中,空間不僅是表象,表象與內涵的融合,看似蒙太奇般的絢麗表象,蘊涵著深邃的理性解析。

  泉州地產會所-云水間

  記者:您的很多作品中,近來常見到大面積曲線的美感,能講述一下背后原因嗎?

  劉榮祿:其實形式對我來講就是工具而已,我還是服務于對空間的哲學。你可能觀察到我的很多作品,有運用很多折線與直線。最近一個作品「云水間」,就是由直線與曲線構成。在水里面的客廳都是直線的,而宴會廳的部分是曲線。形式就是我的工具,當我覺得在這個地方用這個工具特別能體現我的想法,我就會運用這個工具。

  泉州地產會所-云水間

  很多人看到我很多作品是弧線,為什么是弧線?因為弧線它有一種流動的感覺。特別是它可以使空間放大,讓一種擴充的力量在里面。直線有直線的力量,弧線有弧線的力量,所以我在做設計時,常常在一個模型出來之后,會花很多時間去觀看它從不同的角度看到的結果。它本身具備有機性與可能性,而它的可能性是超過你原本想象的。事實上我們想尋求就是是超越自己原本計劃的可能性,獲得創作動力。

  泉州地產會所-云水間

  記者:有沒有哪個項目是給了您最大的自由度、空間去創造、 實現自己設計理念的?

  劉榮祿:比如剛剛提到的云水間,它能夠充分讓我表達我認為的那種哲學,我認為并不是說我坐在這邊隔著窗看到水,就是依山傍水了。我思考是不是可以生活在水里面,追求一種很超現實的狀態,追求的一種人在空間里的不同體驗與精神狀態。

  泉州地產會所-云水間

  還有就是臺北市立美術館,那時我是以一個藝術家的身份被邀請去策當我拿到這個平面,我就在想我要怎么表達這個空間。我只畫了兩條線,設計就做完。就是一個設計師,他并不是要做很多的事情才叫做設計,有時候只做兩條線,那個設計就飽滿了。兩道折線交織出非常多面向的空間可能性。

  臺北市立美術館

  哲學性的一個空間設計,它也體現了一種四兩撥千斤的意境,動一下其實事情都解決了。

  臺北市立美術館

  記者:年輕設計師用過多的形式在他的設計當中,是否會掩蓋原本空間所存在的意義?他要如何去把握這個度?

  劉榮祿:你說的沒錯,例如年輕設計師剛剛從業時不是那么容易拿到好項目,所以當他一拿到項目的時候,他就急于表現,把自己平常想要做的事情一股腦兒全都丟進去。再比如說我們在畫一幅畫,到底什么時候收手,這是最考驗藝術家功力的。做設計也是一樣的,如何恰到好處地表達出設計師想要表達的想法。

  臺北市立美術館

  記者:您的作品獲得過很多國際的大獎,設計師如何去選擇一個他值得參與的獎項?

  劉榮祿:以前沒有平臺,我們做了很多作品想分享給大家,年輕設計師沒有那么多的成本可以去做廣告,所以說比賽就是一個很好的途徑。至于獎項,我覺得首先公正性,再一個是傳播性、與影響力。

  臺灣設計周 2018 新「綻放」

  這些日子,劉榮祿一直忙于臺灣設計周的各項事務中。

  11月 20-21 日,臺灣設計周·2018 亞太高峰論壇將于松山煙廠 4 號倉庫登場。此次論壇主題定為「綻放」,預示著眾多設計師一直以來孜孜不倦的付出與犧牲而淬煉出的美麗成果。

  作為臺灣設計周總執行長,劉榮祿希望 2018 年的「綻放」能成為一脈相傳的集大成者,融合了過往的內涵與精神,嘗試替未來的臺灣設計描繪全新愿景,同時也為明年的設計周預做準備,并且進一步挖掘出更加多元豐富的時代創意。

  2018 年 10 月,身為臺灣設計周總執行長的劉榮祿正在分享相關信息。

  記者:今年的臺灣設計周會繼承哪些傳統?又試圖做出哪些變革或突破?

  劉榮祿:設計周,它是從 2016 年的燎原,就是把以往一些對設計不完美狀態的革命。到了 2017 年,是本心相見,然后接下來在把好的東西建立起來以后,到了 2018 年我當總行長,我就想要把前輩們建立起來的東西發揚光大,所以就有了「綻放」這個主題,讓設計有一個美好年代。

  今年的話就是高峰論壇,我們會邀請 Richard Rogers 的合伙人 Benjamin Warner 來臺灣演講,還有日本的設計大佬黑崎輝男來做重要論壇。我們還邀請到大陸、臺灣、澳門、韓國的設計師做青年論壇。今年是設計周的序曲,到明年的時候會有更大的設計周。到時候會融合各大大型獎項、大型論壇、大型展覽。所以說「綻放」是一個橫跨時間軸的概念。從今年到明年一直不斷的延續,甚至可以一直往后延續。

  從 2016 年臺灣室內設計周的燎原,到 2017 年的本心相見,再到 2018 年的「綻放」,臺灣室內設計專技協會透過三部曲的概念,完美呈現出臺灣設計理該擁有的精致面貌。

  記者:組織過程當中,您覺得臺灣設計師對設計周有怎樣的期待?

  劉榮祿:當然是希望這次活動能夠更有意義,同時也可以介入這樣的活動來幫助設計師擴展自己的事業。所以借由國內外嘉賓的邀請與媒體的交流,可以為他們帶來國內外市場的可能性。

  記者:您本人是跨界藝術設計的大藝術家,那是否設計周未來有從設計擴展到涵蓋藝術多個維度的可能性。

  劉榮祿:當然因為我在臺灣,我本身是當代藝術中心的理事。它是由一些非常頂尖的藝術家所組成的組織。因為我以前是從事過藝術,后來才慢慢變成空間的設計師,協會認可我的雙重身份,所以希望我們當他們的理事,然后來作為跨界的維護者。所以未來,我覺得設計周單單只是講設計這件事情,它會是建筑的、室內的、藝術的盛典。

  2018 年 10 月,身為臺灣設計周總執行長的劉榮祿正在分享相關信息。

  記者:如何加強兩岸設計藝術交流?

  劉榮祿:我本身是超美學的創始人,我們下面有杭州甲鼎空間設計、杭州京典藝術陳設以及臺北詠義設計。我希望借由公司把我想要散播的美的種子在各地散播出去。


相關閱讀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